喜欢本站请将www.px4000.com 348687.com 441508.com 858461.com 858491.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,请使用Ctrl+D进行收藏 | 留言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有福同享、有妻共上的
有福同享、有妻共上的
广告

我丈夫有点变态,他喜欢看我被别人搞,不过说实在的,我丈夫本人打炮的功夫也很不错。

还在谈恋爱的时候,有一天他支支吾吾的,他说有件事情要请我原谅,我问他是什么事,他就是不说。

到了晚上,他来了一个同学,丈夫介绍说他叫阿强,让我叫强哥,大家都是年青人,我们很快就熟悉了。强是丈夫同中同学,后来考上了师范院校体育系,现在在一所高中任体育教师。

他长得很帅,客观上说比我丈夫高大英俊多了,是那种让少女一见钟情的白马王子,第一眼看上去他让我眼睛一亮。

晚上我洗刷完毕后,看见他们两个坐在沙发上小声地嘀咕著什么,丈夫不时拿眼睛瞟我,强则低着头哧哧地笑,我想他们肯定没有说什么好东西。

丈夫说,晚上强要在我们这里留宿,叫我去收拾床铺。我想他回到学校很方便的,干吗要在这里留宿呢?不过我没好意思问,我尽量把床铺得很舒服,给客人一个好印象嘛!

晚上强进了我为他收拾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丈夫一把就抱住了我,我打了他一下,轻声说:“小心点儿,别让强听到了。”

丈夫说:“没关系的,强是我好朋友。”

丈夫拥我进了卧室,可能是因为有人在家里吧,我坚持把灯熄了。丈夫那晚表现得很特别,他特别温柔地先吻遍了我的全身,又不停地舔我的阴蒂,同时手在我身上轻轻地抚摸著,撩得我淫水直流,我以为他快要插我了,他却说让我等一等,他要去上个厕所。

丈夫走后我更加渴望了,我用手轻揉下身,一边小声叫着,一边焦急难耐地等他来操我。终于他进来了,我笑骂了一句:“你要死呀!去了那么长时间。”他熟练地爬上来架起我的双腿,一根大鸡巴“哧溜”一声插进了我的阴门。啊!真是爽极了!

我浪得直叫,他卖力地插著,我感到他有点不一样,只觉得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干得多。突然我觉得他不是丈夫,我惊叫了起来:“你是谁?”

灯突然亮了,只见丈夫站在床下,趴在我身上干我的却是强,三个人都裸著身体,强的鸡巴还插在我的阴道里。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我像傻了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。

丈夫对我说:“早就请你原谅过我的。真的小雨,强是我的朋友,我和他不分彼此。再说我这样做只会让你更爽,强可是很能干的呀!”

我呆呆的还是不说话,强用鸡巴插了我两下,我仍然没动,强又用鸡巴插了我几下,我仍然没说话,丈夫望着我,一脸的歉疚,认为玩完了。

强从我的小屄里抽出了他的鸡巴,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那根大鸡巴也雄赳赳地翘在我面前傲视着我,上面沾满了我的淫液。

强的鸡巴又长又粗,比丈夫的整整要大上一号,龟头在灯光照射下很亮,阴茎上的血管像蚯蚓一样盘旋著;他的阴毛也沾满了我的淫液,湿渌渌的。

我心想:反正我的小屄也被强操过了,而且被强插屄的滋味确实不赖,不如开放点,好好的享受一下。于是,我坐了起来,用双乳贴著强那两条长满长毛的腿,我用手拿着他的大鸡巴,轻轻地把龟头送进了我的嘴里。

丈夫笑了起来,不知是在和我还是在和强说话,他说:“我早就说过可以的吧,没有哪个女人是强征服不了的。你从来不曾对我口交,刚一见到强就用嘴巴舔了起来,强,看来你的魅力比我大呀!”

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,丈夫也上了床,把鸡巴朝我伸了过来,我用手套捋著强的阴茎,腾出嘴来含住丈夫的鸡巴,然后把强的阴茎往我的小屄塞了进去,强就这样在我屄内又抽插了起来。

强插我的肉洞时发出“噗滋……噗滋……”的声音,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爽……耶……爽……耶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”又过瘾,又淫荡,抽插了两三百下我就差点爽昏了,淫水流了一大片。

看强的动作越来越猛,我想强大概快要泄了,于是我叫他拔出来让我的小屄休息一下,强大力猛抽了几下后拔了出去。我丈夫这时挺著阴茎趴到我身上,把他的阴茎插了进来,而强则跨在我胸上将他的阴茎插入我嘴中,我边舔著强的阴茎,边享受着丈夫的抽插。

丈夫似乎特别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干,抽插了没多久就又叫强再来干我,强将阴茎从我的嘴中拔出来,又插入了我的屄里。强的阴茎又硬又长,每下都直捅到我阴道的最尽头,插得比丈夫舒服多了,我不禁紧紧搂着他,高声地淫叫着:“嗯……嗯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强哥……插得我好爽啊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再插快一些……大力些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要泄了……”

强把我干得泄了好几次,他才把暖暖的精水一大股一大股地射进我体内,实在好舒服,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”他的精液猛力射向我阴道深处,使我又来了一次高潮。

强的阴茎从我体内拔出时,一大滩精液夹杂着淫水的混合液也跟随着从我的屄内流出。强刚一拔出,我的老公又干了进来,强射在我屄里的精液成了最棒的润滑剂,湿润的小屄特别好插,老公干得特别起劲,没多久就在我的小屄里射了精,之后只要谁的阴茎还能翘得起来,谁就趴上来干我。

我丈夫的确很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操,强在干我时,他还趴着看强插我小屄的交合地方。强的阴茎插着我的小屄,大龟头在我的小屄里一出一进的,我的小屄也被大龟头戳得发出“叭叽……叭叽……叭叽……”的淫声,好大声啊!

老公在旁边一面打着手枪,一面仔细地看着我的屄被强插抽的地方,当强插入时,我小屄两边的阴唇就跟着被带进去,强的阴毛和我的阴毛混在一起,还夹着湿湿的淫水;强抽出来的时候,我阴唇两旁的肉被强的阴茎带得往外翻得特别厉害。因为强的阴茎比我老公的粗,丈夫还舔我和强交合的地方,舔我和强干炮时流出来的淫水,我想他看着我的屄被别人干弄,比他插我还爽。

那一夜,只要强的鸡巴一硬就往我的小屄捅,趴在我身上挺著屁股一拱一拱的操着我的小屄。强插我的时间比丈夫多,丈夫说以后要插我,机会有的是,让我尽量享受强的抽插,丈夫也乐得在一旁欣赏我和强打炮的淫景。

从那次以后,只要丈夫不在家,强就到我家来和我打炮,他一脱了我的三角裤,挺起阴茎就插起来。有次插到一半时丈夫刚好回家撞见,强不好意思,吓了一跳,未经许可就干人的老婆,事情大条了。鸡鸡在我的屄内吓得缩了一半,忘了拔出来,丈夫看见赶忙说:“没关系,继续……继续干……没关系的……”

强听了,鸡鸡在我的屄里又涨了起来,我也乐得双腿夹着强的屁股猛摇、猛顶。丈夫也来加入我们,强和老公那次都干得特别起劲,两人在我的小屄里灌注了无数次的精液,射到他们两人射不出精液为止。我看到他们射到最后,一面打哆嗦,一面射精,射出的精液只有稀稀的两滴水而已,看来他们的精液都被我的小屄给搾干了。

事后我老公的阴茎还隐隐作痛了几天,我的小屄也被他们俩干得红红肿肿的也休息了好几天。

后来强结婚后,也把他老婆带来我家,她老婆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以后,也愿意和我丈夫干炮。时常就是这样四人同在一张床上,强操着我,丈夫奸著强的老婆;有时干到差不多天亮了,就换回来插自己的老婆,但大部份时间都是插对方老婆比较多,干累了就抱着睡,阴茎就仍然插在屄里面。

这样荒淫无度的日子持续了约两年,直到我们想要生小孩时才停止。生完小孩后,我们还是恢复和往常一样,可以不经过对方老公或老婆同意就可以找对方的老公、老婆打炮。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多彩多姿,强不知已射了多少精液在我体内,我老公也努力地灌溉著强的老婆。

好朋友是有福同享、有妻共干的,我觉得这样就很满足了,我也不希望再有第三者加入我们之间的淫乱生活。不知道我丈夫与强他们是如何想法,搞不好有一天把我们干腻了,又去找别的女人刺激一下也说不定,不过到时候我可得翻脸了。

我丈夫有点变态,他喜欢看我被别人搞,不过说实在的,我丈夫本人打炮的功夫也很不错。

还在谈恋爱的时候,有一天他支支吾吾的,他说有件事情要请我原谅,我问他是什么事,他就是不说。

到了晚上,他来了一个同学,丈夫介绍说他叫阿强,让我叫强哥,大家都是年青人,我们很快就熟悉了。强是丈夫同中同学,后来考上了师范院校体育系,现在在一所高中任体育教师。

他长得很帅,客观上说比我丈夫高大英俊多了,是那种让少女一见钟情的白马王子,第一眼看上去他让我眼睛一亮。

晚上我洗刷完毕后,看见他们两个坐在沙发上小声地嘀咕著什么,丈夫不时拿眼睛瞟我,强则低着头哧哧地笑,我想他们肯定没有说什么好东西。

丈夫说,晚上强要在我们这里留宿,叫我去收拾床铺。我想他回到学校很方便的,干吗要在这里留宿呢?不过我没好意思问,我尽量把床铺得很舒服,给客人一个好印象嘛!

晚上强进了我为他收拾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丈夫一把就抱住了我,我打了他一下,轻声说:“小心点儿,别让强听到了。”

丈夫说:“没关系的,强是我好朋友。”

丈夫拥我进了卧室,可能是因为有人在家里吧,我坚持把灯熄了。丈夫那晚表现得很特别,他特别温柔地先吻遍了我的全身,又不停地舔我的阴蒂,同时手在我身上轻轻地抚摸著,撩得我淫水直流,我以为他快要插我了,他却说让我等一等,他要去上个厕所。

丈夫走后我更加渴望了,我用手轻揉下身,一边小声叫着,一边焦急难耐地等他来操我。终于他进来了,我笑骂了一句:“你要死呀!去了那么长时间。”他熟练地爬上来架起我的双腿,一根大鸡巴“哧溜”一声插进了我的阴门。啊!真是爽极了!

我浪得直叫,他卖力地插著,我感到他有点不一样,只觉得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干得多。突然我觉得他不是丈夫,我惊叫了起来:“你是谁?”

灯突然亮了,只见丈夫站在床下,趴在我身上干我的却是强,三个人都裸著身体,强的鸡巴还插在我的阴道里。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我像傻了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。

丈夫对我说:“早就请你原谅过我的。真的小雨,强是我的朋友,我和他不分彼此。再说我这样做只会让你更爽,强可是很能干的呀!”

我呆呆的还是不说话,强用鸡巴插了我两下,我仍然没动,强又用鸡巴插了我几下,我仍然没说话,丈夫望着我,一脸的歉疚,认为玩完了。

强从我的小屄里抽出了他的鸡巴,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那根大鸡巴也雄赳赳地翘在我面前傲视着我,上面沾满了我的淫液。

强的鸡巴又长又粗,比丈夫的整整要大上一号,龟头在灯光照射下很亮,阴茎上的血管像蚯蚓一样盘旋著;他的阴毛也沾满了我的淫液,湿渌渌的。

我心想:反正我的小屄也被强操过了,而且被强插屄的滋味确实不赖,不如开放点,好好的享受一下。于是,我坐了起来,用双乳贴著强那两条长满长毛的腿,我用手拿着他的大鸡巴,轻轻地把龟头送进了我的嘴里。

丈夫笑了起来,不知是在和我还是在和强说话,他说:“我早就说过可以的吧,没有哪个女人是强征服不了的。你从来不曾对我口交,刚一见到强就用嘴巴舔了起来,强,看来你的魅力比我大呀!”

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,丈夫也上了床,把鸡巴朝我伸了过来,我用手套捋著强的阴茎,腾出嘴来含住丈夫的鸡巴,然后把强的阴茎往我的小屄塞了进去,强就这样在我屄内又抽插了起来。

强插我的肉洞时发出“噗滋……噗滋……”的声音,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爽……耶……爽……耶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”又过瘾,又淫荡,抽插了两三百下我就差点爽昏了,淫水流了一大片。

看强的动作越来越猛,我想强大概快要泄了,于是我叫他拔出来让我的小屄休息一下,强大力猛抽了几下后拔了出去。我丈夫这时挺著阴茎趴到我身上,把他的阴茎插了进来,而强则跨在我胸上将他的阴茎插入我嘴中,我边舔著强的阴茎,边享受着丈夫的抽插。

丈夫似乎特别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干,抽插了没多久就又叫强再来干我,强将阴茎从我的嘴中拔出来,又插入了我的屄里。强的阴茎又硬又长,每下都直捅到我阴道的最尽头,插得比丈夫舒服多了,我不禁紧紧搂着他,高声地淫叫着:“嗯……嗯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强哥……插得我好爽啊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再插快一些……大力些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要泄了……”

强把我干得泄了好几次,他才把暖暖的精水一大股一大股地射进我体内,实在好舒服,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”他的精液猛力射向我阴道深处,使我又来了一次高潮。

强的阴茎从我体内拔出时,一大滩精液夹杂着淫水的混合液也跟随着从我的屄内流出。强刚一拔出,我的老公又干了进来,强射在我屄里的精液成了最棒的润滑剂,湿润的小屄特别好插,老公干得特别起劲,没多久就在我的小屄里射了精,之后只要谁的阴茎还能翘得起来,谁就趴上来干我。

我丈夫的确很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操,强在干我时,他还趴着看强插我小屄的交合地方。强的阴茎插着我的小屄,大龟头在我的小屄里一出一进的,我的小屄也被大龟头戳得发出“叭叽……叭叽……叭叽……”的淫声,好大声啊!

老公在旁边一面打着手枪,一面仔细地看着我的屄被强插抽的地方,当强插入时,我小屄两边的阴唇就跟着被带进去,强的阴毛和我的阴毛混在一起,还夹着湿湿的淫水;强抽出来的时候,我阴唇两旁的肉被强的阴茎带得往外翻得特别厉害。因为强的阴茎比我老公的粗,丈夫还舔我和强交合的地方,舔我和强干炮时流出来的淫水,我想他看着我的屄被别人干弄,比他插我还爽。

那一夜,只要强的鸡巴一硬就往我的小屄捅,趴在我身上挺著屁股一拱一拱的操着我的小屄。强插我的时间比丈夫多,丈夫说以后要插我,机会有的是,让我尽量享受强的抽插,丈夫也乐得在一旁欣赏我和强打炮的淫景。

从那次以后,只要丈夫不在家,强就到我家来和我打炮,他一脱了我的三角裤,挺起阴茎就插起来。有次插到一半时丈夫刚好回家撞见,强不好意思,吓了一跳,未经许可就干人的老婆,事情大条了。鸡鸡在我的屄内吓得缩了一半,忘了拔出来,丈夫看见赶忙说:“没关系,继续……继续干……没关系的……”

强听了,鸡鸡在我的屄里又涨了起来,我也乐得双腿夹着强的屁股猛摇、猛顶。丈夫也来加入我们,强和老公那次都干得特别起劲,两人在我的小屄里灌注了无数次的精液,射到他们两人射不出精液为止。我看到他们射到最后,一面打哆嗦,一面射精,射出的精液只有稀稀的两滴水而已,看来他们的精液都被我的小屄给搾干了。

事后我老公的阴茎还隐隐作痛了几天,我的小屄也被他们俩干得红红肿肿的也休息了好几天。

后来强结婚后,也把他老婆带来我家,她老婆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以后,也愿意和我丈夫干炮。时常就是这样四人同在一张床上,强操着我,丈夫奸著强的老婆;有时干到差不多天亮了,就换回来插自己的老婆,但大部份时间都是插对方老婆比较多,干累了就抱着睡,阴茎就仍然插在屄里面。

这样荒淫无度的日子持续了约两年,直到我们想要生小孩时才停止。生完小孩后,我们还是恢复和往常一样,可以不经过对方老公或老婆同意就可以找对方的老公、老婆打炮。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多彩多姿,强不知已射了多少精液在我体内,我老公也努力地灌溉著强的老婆。

好朋友是有福同享、有妻共干的,我觉得这样就很满足了,我也不希望再有第三者加入我们之间的淫乱生活。不知道我丈夫与强他们是如何想法,搞不好有一天把我们干腻了,又去找别的女人刺激一下也说不定,不过到时候我可得翻脸了。

广告
广告